0
0
click to close
 
 
 
司徒永富博士:衝過去
 
哲學家歌德曾經肯定地形容愛情的內涵和真實:「這世界要是沒有愛情,它在我們心中還會有什麼意義!這就如一盞沒有亮光的走馬燈。 」所以難怪自有人類歷史便有不少可歌可泣、使人動容的愛情故事,作為旁觀者,有時我們會大惑不解,有些愛帶著盲目、溺愛,有些又愛得非常壯烈,例如不愛江山只愛美人。怪不得文學家列夫托爾斯泰形容愛情是多麼的誘人:「我會有這樣的愛情……全世界在我眼中這時分為兩半:一半是她,那裡一切都是歡喜、希望、光明;另一半是沒有她的一切,那裡一切是苦悶和黑暗。」試問有誰不想活在希望和光明中,愛情的滋潤和動力的確成就了不少贊人熱淚的故事。以下便是兩則最近吸引著我的心窩的愛情故事。

在德國有一位女士,她的名字叫友蒂,她在八年前認識了男朋友康納爾。在過往的八年,友蒂的家人和身邊的朋友每天都建議她和男朋友分手,因為他們認為康納爾配不上她。為甚麼配不上呢?原本,在和友蒂拍拖的八年間,康納爾都是過著失業的生活,不單止不能給女友富足的生活,甚至經常要女友幫助生活所需。在外人眼中,這樣的男人實在不值得付託終生,那有希望和光明可言。

不過友蒂並沒有受到其他人眼光的影響,她對康納爾有信心。而康納爾也的確不是省油的燈,原來他的抱負是當上一位綜合格鬥選手,他一直努力不懈地鍛練和比賽,期望有出人頭地的一天。每當他比賽失利回家時,友蒂都會對他說:「康納爾,沒事的,我相信你終會成功的。」這樣,他們兩口子就過了八年被人看扁朝不起的生活。

終於,康納爾在一場美國的終極格鬥中獲得冠軍,一時之間名成利就,這時是他第一次能夠帶著友蒂去購物,享受較豐裕的生活。這是一件領人敬佩的真人真事,友蒂和康納爾用了八年時間証明他們的決定是對的。如果不是愛在他們中間驅使著他們一直前行,我想不出有其他因素。

再和大家分享另一個發生在馬來西亞的愛情故事。話說一位男士名叫建孝,原來是個重度的身心障礙者、四肢嚴重委縮枯乾,不能站立,心肺功能又不佳,他從來沒有奢望會有人喜歡他,他在想即使有人接納他,也不會接納他的另一「伴」--輪椅。但直到有一天,當遇到了生命中的她--聖桃,便改寫了他的下半生。聖桃不單沒有朝不起他,還教建孝華語,鼓勵他要正面積極地生活和投入工作。建孝就在愛情奇妙的滋潤下投身推動對當地華人身心障礙者的就學、就業、就醫、就養和權益的爭取。他最後亦因其努力不懈的成果獲得肯定,成為馬來西亞十大傑出青年。在頒獎典禮中,他與聖桃合唱他們一起創作的《不失落的足跡》,不少人邊聽邊下淚,被兩人走過愛的足跡而感動。

和大家分享這兩個愛情故事,不是要美化愛情的浪漫,而是恰恰相反,我相信,愛和做其他事情一樣,都是需要堅持的。最近聽到友人轉述的一句話,覺得十分有意思:「困難往往不在問題的本身,而是我們應對問題的態度。」難關關關過,眼前的困難不會因為我們逃避而消失的,我們最好的應對的方法是,向著難處「衝過去」,讓自己主導問題,而不是讓問題主導自己。

「......衝過去
難道開不開心
需要世上允許
衝過去
能放得低
才抱得起
也算是壯舉
跨過去
能面對便發現
苦惱快樂也登對
越怕越過不去
未畏懼豁出去....」
《衝過去》詞:林夕 唱:鄭秀文

撰文:香港家庭教育學院 主席 司徒永富博士
此文章同時於RICKY SZETO網頁,歡迎瀏覽:http://www.rickyszeto.com/
 
 
[2016-04-27]
 
 
返回